配资开期权:重组11年又狂奔10年 四川信托如何暴露百亿级风险

  • A+
所属分类:配资知识
摘要

配资开期权:重组11年又狂奔10年 四川信托如何暴露百亿级风险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四川信托TOT产品风险仍在持续发酵。6月24日的四川信托总部成都市川信大厦37楼会议室内,吴玉明以四川信托党委书记的身份

配资开期权:重组11年又狂奔10年 四川信托如何暴露百亿级风险

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四川信托的TOT产品风险继续发酵。

6月24日,在四川信托总部川信大厦37楼会议室,吴作为四川信托党委书记第一次参加了投资沟通会议。在一周前的交流会议上,王万锋是党委书记。

四川信托TOT产品总生存规模为252.57亿元,新TOT产品已停产。一些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表示,四川信托TOT项目存在大股东挪用。目前的问题是,这些TOT项目的资产状况不明,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投向何处仍有待深入调查。

TOT的基础资产仍然是一个谜

四川信托总规模超过250亿元人民币。据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介绍,在3+沟通会上,四川信托TOT项目于2020年5月29日出现,截至2020年底,过期TOT产品规模为129.9亿元,大部分可能会延期;2021年到期的TOT产品为103.45亿元;2022年到期的TOT产品为19.22亿元。

信托信托是信托的缩写。= 3人以上购买的TOT信托产品将继续投资于其他信托产品,然后投资于“基础资产”。

Number 投资表示,在与四川信托签署的合同中,他们没有看到投资哪些信托产品,也没有披露相关资产。Even 投资人士表示,“我们不担心与我们无关的基础资产,基础资产也不会在签署的合同中披露”。

经过大量逾期,四川信托TOT产品已经停产。6月24日,四川信托公开号码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承认其TOT项目暂停,并表示将“在一年内给客户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该推在发布后不久就被删除了。

根据监管部门的声明,四川信托TOT产品具有“基金池”的特征。6月17日,四川银监局周山副局长在与投资人士的沟通会上回应称,四川信托的大部分TOT基础资产逐渐固化为风险资产。如果继续发行,前投资人将由后投资人认购的资金支付,但潜在风险不会向投资人披露,不符合相关监管要求。

周山表示,TOT产品不违反规定,设计初衷是信托公司利用投资组合投资能力为客户进行资产配置。然而,在现实中,一些信托公司使用TOT产品来逃避监管要求,伪装欺骗3+个人,隐藏风险资产,并且不向3+个人披露。四川信托有这样的违规行为。

此外,周山透露,自2018年4月以来,四川银监局一直关注四川信贷的风险问题,并加强了现场控制。因此,投资现场人员问道,“为什么四川信托TOT一直被暂停到现在?”。四川信托官方网站显示,今年5月,沈心、晋江、蜀都、百福、天府等一系列TOT产品相继成立。

周山说,监督和分配项目不是一回事,挪用和其他问题是逐渐发现。风险的形成和积累、风险的判断和风险的初步决策都有一定的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另外,四川信托没有报告标的资产的真实风险程度,也没有向3+以上的人披露,因此项目资金存在很多漏洞。监管部门今年也通过多次风险调查初步发现了一些违法行为。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锦江、沈心、芙蓉、神府、天府巨信、盛丰、容晖、荣成、金荣、金恒、汇信等以四川信托名义发行的产品均为TOT产品,预期收益率约为8%。

此前,许多媒体披露,南京盛丰实业控股集团、汉能集团等四川信托的主要融资实体后来陷入债务危机,无法偿还信托贷款。南京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汉能水电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他交易对手因延迟还款被四川信托起诉。

监管机构介入后,四川信托表示将研究建立一个公共信息发布平台,以披露该项目和基础资产的处置情况。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现场录音,在6月24日的新一轮沟通会上,刘景峰表示,自6月17日以来,公司已经与客户代表进行了多次沟通。对于逾期项目,四川信托计划与客户签订一年延期补充协议,协议草案已提交监管部门审查。目前,其大约70%的业务集中在风险资产的收集上。

“需要注意的是,自去年以来,一些项目已经得到了回报,谁得到了回报投资”四川信托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然而,信托产品的披露是模糊的。四川信托2019年清算的405个信托计划中,有202个项目被归类为“其他投资类”,部分信托公司的年报中这一分类为零。

一些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其他投资类别”在信托公司的年报中很常见,但并不占很大比例。“这一类别一直不明确,所有不能归类为股权投资、证券投资、交易管理和融资的业务都可以归入其他类别,TOT项目也是如此”。

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不良率2019年飙升至22.21%,同比增长17.39个百分点;不良资产22.42亿元。

大股东挪用的隐患溯源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对大股东的挪用。

周山在3+人沟通会上表示,四川信托的TOT业务存在未向3+人披露标的资产风险、违规进行无关交易、大量项目资金被股东挪用等违法行为,违反了《信托法》和银监会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未能保护3+人的合法权益。四川省银监会依法暂停该业务。

经过11年的重组和10年的扩张,四川信托于2010年11月23日重新注册并开业。10年前重新开业时,一家私营企业的股东击败了曾想参与重组的中国人寿,并收购了四川信托及其子公司和兴证券(2012年11月更名为洪欣证券)。

20世纪80年代以来,信托业经历了五次整顿。在1999年开始的第五次重组中,信托业基本关闭,从239家关闭到50多家。原则上,每个省只保留一家省级信托投资公司。最初,四川省计划将四川省的三家信托公司,即四川国际信托投资、四川信托投资和四川建设信托投资合并为一家信托公司。

然而,经过11年的重组,四川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最终退出并单独重组,后两家被重组为四川信托,成为少数被监管部门批准保留的信托公司之一。

当信托行业再次获得许可时,由于信托在大型项目中的“桥梁”作用投资,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对信托许可非常兴奋,民间资本开始进入。有信托业人士表示,由于信托牌照的稀缺和信托业的快速发展,许多民间资本进入了信托公司,包括民生信托和万向信托。

四川信托的“战略投资”是指10名新引入的股东,在重新注册时注册资本为13亿元。第一大股东宏达国际集团和第三大股东宏达国际共同投入近7亿股,获得53.75%的股份,成为四川信托的实际控制人,宏达国际的实际控制人是董事长刘沧龙。第二大股东是中海信托,该公司出资3.9亿元人民币,获得了四川信托30%的股份。

然而,据当时媒体报道,四川在2003年披露,在重组中需要解决的债务中,最难解决的是四川国际信托3+公司的外债,超过5000万美元,另外两家信托公司也有数亿不良资产急需处理。信托业一位资深人士表示,四川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外债已经基本还清,三家公司重组最终演变成两家公司的原因之一就是多保留一张信托许可证。然而,又过了10年,四川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重组至今仍未成功。

尽管如此,四川信托仍然拥有相当多的资产。除了拥有成都市中心的甲级办公楼,它还拥有洪欣证券。上述资深人士表示:“这相当于成为一个重组方(四川信托),不承担太多债务,赢得一个信托和经纪。”

在此次四川信托TOT项目风险事件处置中,四川信托董事长牟岳宣布的处置方案之一是出售川信大厦。此外,它还包括洪欣证券的股权转让、增资扩股和引入战略投资。然而,川信大厦之前已抵押,洪欣证券股份已质押给信托业保护基金,质押于3月28日到期。牟岳在6月24日的沟通会上表示,在这两项资产中,洪欣证券的净资产约为22亿元,上市底价不低于30亿元。川信大厦暂时没有客户意向。

事实上,四川信托和洪欣证券是刘沧龙“最有价值”的资产。四川信托重新开业后,2011年底总资产为44.6亿元,2019年底总资产达到217.4亿元,增长近5倍。

另一方面,HTC集团在刘沧龙首先失去了两大最佳资产之一——云南金鼎锌业。201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宏达持有的金鼎锌业60%股权无效,需要将2003年至2012年的利润返还给金鼎锌业,导致宏达股份出现巨额亏损。当这个大矿山消失后,四川信托在宏达集团资产图中的地位更加突出。

截至6月28日,宏达股份市值仅为41.66亿元,2018年公司亏损26.7亿元,2019年利润8500万元主要来自四川信托投资收入。宏达股份持有四川信托22.1605%的股份,根据权益法确认,四川信托2019年3+收入为1.46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655万元,但仍占利润的172.66%。

(作者:辛、朱)

配资开期权:重组11年又狂奔10年 四川信托如何暴露百亿级风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